群虫创业网 首页 创业 查看内容

十年科技路:这些项目半路翻车或死在创业路上

2019-12-24 15:5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7| 评论: 0

简介:世界永远不会按照你所期待的方式改变。但是在过去十年中,科技已经渗透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十年科技路,有令人惊奇的产品出现,自然也有令人懊恼的事情产生。以下就是我们要了解的一些失败案例:
世界永远不会按照你所期待的方式改变。但是在过去十年中,科技已经渗透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十年科技路,有令人惊奇的产品出现,自然也有令人懊恼的事情产生。以下就是我们要了解的一些失败案例:


  智能小冰箱Coolest Cooler

  Coolest Cooler最初是Kickstarter上筹资最多的项目之一。2014年,这款带有内置扬声器和搅拌器的智能小冰箱筹集到了1300万美元。可它已经结束了与制造商Coolest的合作,在仅向承诺的支持者交付6万台小冰箱中的三分之二后就倒闭了。

  在这期间,该公司犯了许多错误,例如先在亚马逊上出售产品,然后再将其发送给支持者;向支持者提供“加急运输”的选项,需额外收取97美元。Coolest将其灭亡归咎于关税的上涨,不管其倒闭的核心原因是什么,Kickstarter这一失败案例始终是众筹存在风险的典型案例。

  MoviePass

  MoviePass是一家提供包月看电影服务的公司,用户只需支付9.99**费,就可以每天免费看一场院**。对于消费者来说,这一服务简直太棒了!虽然在一段时间里,MoviePass风光无限,但是每月9.99美元的低价为人们提供每天在影院看一部电影的机会,这显然是一种不可持续的商业模式。MoviePass希望人们不会对自己提供的报价感兴趣,但是它的用户数量却在不断增长,有时人们甚至利用它的服务来借用影院的洗手间或停车场。

  公司在整个动荡不安的过程中,的确遇到了许多灾难,比如客户的信用卡号被公开暴露在网上,客户在取消服务后又被强制重新注册,以及不得不关闭该应用数周以进行更新。最近,MoviePass走向了消亡,但它却让连锁剧院(如AMC Stubs和Regal Unlimited)知道了要向消费者提供属于自己的更好的订阅服务;而电影观众也需要感谢MoviePass带来的不一样的观影体验。

  3D电视

  继2009年的《阿凡达》获得巨大成功之后,3D电视本应为人们在客厅观看电影带来全新的沉浸感。可事实却并非如此,与在影院观看3D电影不同,没有人愿意在家里沙发上带上傻瓜式3D眼镜看电影,想将相同体验带回家这一想法惨败。此外,大多数电视的屏幕尺寸都无法像从大型电影院屏幕上弹出的内容那样完美呈现3D效果。电视公司多年来一直支持3D,并且有很多不错的3D蓝光可供选择。但是人们从来没有考虑过。在2010年代下半叶,该行业放弃了自己的梦想,进而转向不需要眼镜的HDR和其他图像增强功能。

  Fire Phone

  过去十年中发生的最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是,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佐斯在将火箭送入太空方面比他制造智能手机却更为出色。没错,亚马逊推出的所谓“Fire Phone”的确是其产品生产方面的一次巨大失败。亚马逊因此遭受了近2亿美元的损失,这使其成为亚马逊有史以来最糟糕的财务季度之一。

  Fire Phone之所以失败,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的生产计划是不够完善的。运行的软件真的非常糟糕,到处都是噱头。最重要的,它始终都无法掩饰其最终目的,即亚马逊的销售工具。自贝佐斯一开始宣布对这个项目进行微管理以来,该产品的生产目的就引人注目。贝佐斯也许已经建立起了一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商业帝国,可以让他未来有一天去到外太空;但是,他在太空科技领域的成功始终无法改变他的公司制造的智能手机很糟糕这一事实,哪怕到现在亚马逊都还没放弃Fire Phone。

  法拉第未来

  法拉第未来一度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厉害的炒作电动汽车创业公司。它通过大量地花费创始人上亿万的资产来雇佣大型科技和汽车公司的顶尖人才;与此同时,它的保密措施十分到位,这一系列事件激起了人们对这家初创公司意图的猜测。人们甚至会认为法拉第未来是苹果秘密汽车项目的前沿。也有很多人觉得,这将对特斯拉产生巨大的影响,甚至会将其拖垮。

  可现在,正如媒体过去三年对该公司的详细报道那般,法拉第未来因严重的管理不善、草率的财务交易和不断出现的戏剧**件臭名昭著。该公司仍然存在,但已有两年多的时间,它都面临崩溃;而在这期间,没有运送出一辆汽车。虽然法拉第未来将外观华丽、车速绝佳和满载屏幕的电动SUV投放进了市场,但大多从事汽车研发的人还是选择离开该公司。

  Juicero榨汁机

  Juicero承诺让世人喝到甘甜可口的密封果汁(比放在超市货架上的生鲜水果还要新鲜)。它不是一个果汁盒,而是一个装有新鲜水果和蔬菜,需经过二维码验证的小袋子;要想挤压小袋让其释放甜甜的果汁,你需要花700美元购买一个名为Juicero的榨汁机。这个想法似乎很真实,就好比咖啡机Keurig。可好景不长,投资者和彭博社发现,用手就可以将果蔬袋里的果汁挤出来,这个机器根本就无用武之地,纯属一个摆设。该消息一经传出,这家公司很快就倒闭了。

  不得不承认,该公司提出了退还人们使用其机器的费用。但是现在,果蔬袋子以及一台挤压机器所用的钱全部由风险资本家资助。我们应该已经看到这种失败的来临。

  Red首款智能手机Hydrogen One

  RED相机对数字电影制作产生了如此巨大的影响,因此当该公司想要进入智能手机领域时,宣传自然就铺天盖地而来。按照RED创始人Jim Jannard的说法,Hydrogen One将具有“全息显示”功能,并能通过一种经过改进的新3D格式(称为“4V”)彻底改变电影制作技术,它甚至可以连接到RED相机并用于RED传感器和兼容的镜头。

  很难确切地指出该手机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因为似乎各个方面都有问题。而且,所谓的花哨新功能简直糟透了,屏幕远非全息,而且3D效果看起来更像是双凸透镜的午餐盒,而不是下一代**(甚至都赶不上下一代中等3D的效果)。这些花哨的配件也从未被真正推出过,就算其价格仅为1300美元,也没能拯救该设备。最终,Jannard出于对健康的担忧离开了公司,并趁机终止了该手机项目。

  Zynga收购Draw Something

  Zynga可能是Facebook桌面互联网时代的最大赢家。在这个时代,开发人员可以在任何人在其应用内进行任何操作时,通过将新闻发布到你的News Feed中来获得看似无限的访问量。但在20世纪10年代初期,桌面Facebook开始衰落。因此,在2012年2月的一天,Zynga宣布将斥资1.83亿美元收购OMGPOP,这是一款流行的iOS和Android游戏Draw Something的制造商。它这样做的出发点是“如果我们基本上能复制Pictionary会怎么样呢?”。一开始的五周时间里,其下载量达到了2000万,这一成绩在今天仍然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当时,Instagram有2700万次下载,Foursquare有1500万次下载。)

  可问题是,谁想玩Pictionary超过两个星期呢?Draw Something在数周之内的确得到了广告的支持,并且还出售了各种游戏中的特权。但是到5月,用户数量突降不止。一年后,Zynga关闭了OMGPOP并解雇了员工。这是Zynga痛苦的开始,它的创始人溜之大吉。而最让人惊讶的是,Zynga存活下来了。现在基本上还算不错,诸如Farmville和Words With Friends之类的特许经营权使其得以持续发展,Draw Something也仍在积极发展中。

  谷歌在智能手表领域的抱负

  谷歌在智能手表上的发展之路并不顺畅。自从宣布推出Android Wear以来的最初六年(包括重新推出Wear OS),它为数十种设备提供了动力,却没有一款手表能够真正挑战苹果。据报道,2016年谷歌退出了一场交易,该交易旨在推出LG制造的Pixel品牌智能手表。谷歌之所以退出,是因为它认为这会损害谷歌的硬件品牌。但当LG后来自行发布该手表时,仍然对谷歌的智能手表操作系统Wear OS产生了一定影响。

  现在,谷歌似乎已经知道了自己真正想要的和擅长的方面。它花了数百万美元收购了Fossil神秘的智能手表技术,并以21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Fitbit。但是,如果没有生产出一款出色的谷歌智能手表,每一秒流逝的时间对苹果来说都是另一个机会。

  年轻的血液

  抽取年轻人的血液,然后将其注入老年人身上,这听起来像是恐怖故事中才会出现的情况。

  但有一项颇有争议的新研究显示,给老年人输入年轻血浆,或许可以降低癌症、阿尔茨海默病及心脏病的风险。年轻血液可能并不能真的让人长久生存下去,但或许对疾病以及衰老现象等会有所改善。从2016年8月份起,一家名叫Ambrosia的硅谷创企就开始给35岁~92岁的人输年轻血浆,这些血浆来自16岁~25岁的青少年。其中每位中老年人必须缴纳8000美金,才能得到来自于25岁以下的健康年轻人的血液。创投大咖彼得·蒂尔就是热衷“换血”的一员。

  尽管有部分言论表明“换血”有帮助,但目前还没有实际的证据能表明年轻人的血液对健康有好处。实际上,哪怕是有必要的输血也会产生副作用,所以这种为了“长寿”而进行的输血就更没必要冒险一试了。

  移动照片应用Color

  可能在今天,人们似乎已经遗忘了这么一款应用。可在当时,几乎没有任何一家硅谷的初创公司在首次亮相之前就受到过如此大肆宣传。Color的炒作源于其联合创始人在2011年筹集了4100万美元,用于构建该应用,它所提供的照片共享服务旨在帮助你探索周围的世界。不用像在Instagram上那样需要关注某个人,只要你打开Color就可以查看附近用户发布了哪些图片。该应用当时因其怪异的用户界面而被嘲笑。仅在其推出一年半之后,Color先是否认了相关报道指出其关闭的信息,但一个月后,证实了媒体的说法。

  事实证明,Instagram是比Color更好的照片共享应用。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或大多情况下,查看来自你所认识或关注的人的照片总比看在你周围的陌生人的照片更有趣。可尽管如此,Instagram最终还是提供了多种按位置查看照片和视频的方式。

  谷歌平板电脑

  看到某家公司经历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却还再不断地重复,还一次次期待不一样的结果,着实是件令人沮丧的事情,就比如谷歌这十年来在平板电脑上的执着。它始于2011年的摩托罗拉Xoom,这是Android 3.0的旗舰设备,是专门为平板电脑设计的版本。它具有不错的规格,但被价格过高、软件糟糕和应用平庸所困扰。更可悲的是,该描述也适用于谷歌在此之后发布的大多数平板电脑,设计上的细微改进并不能改变谷歌平板电脑的地位。

  谷歌用Nexus 9、Pixel C和Pixel Slate一起在争夺苹果的宝座。可每次,它都会让自己感到尴尬。其实除了苹果以外,亚马逊和微软都是不可小觑的对手。现在,谷歌已经完全宣誓退出平板电脑领域。

  Ouya开源游戏主机系统

  Ouya似乎是个不错的想法。在移动硬件迅速改进但游戏还并未真正使用这些硬件的时候,这家初创公司就提出将英伟达Tegra 3芯片**由Yves Behar设计的光滑的、价格为99美元的盒子中,与游戏控制器包装在一起并策划游戏。它在Kickstarter上筹集了超过800万美元的资金,仍然是该平台历史上第十大最受资助的项目。不幸的是,它的控制器太糟糕了、软件也不成熟。Razer最终买下了Ouya,并试图保持运转,但最终在2019年早些时候宣布放弃Ouya,关闭服务。Ouya是Kickstarter上由成功转向失败的典型案例之一。

  Essential Phone

  当Essential Phone首次亮相时,它的确有点令人神往:它的屏幕向右推到手机顶部,只有相机的一小部分,这是我们以前从未见过的。更何况它是来自Android联合创始人安迪·鲁宾之手,这是他离开谷歌后的第一个主要项目,手机钛框架给人的感觉也很棒。但是该公司对相机质量和耐用性的承诺被夸大了,软件开始出现漏洞,在其推出的两个月后基本就终结了销售量。值得注意的是,在其发布仅一个月后,带有“齐刘海”的iPhone X就出现了。

  很少有人愿意去购买Essential Phone。据报道,该公司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取消了第二部手机的开发计划。现在,该公司及其新项目还笼罩在另一个阴影之下,即有关性行为不端指控的揭露,这些指控也是鲁宾被赶出谷歌的起始原因。
收藏 邀请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精彩阅读

更多+

广告位

(请勿发布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规的言论,会员观点不代表官方立场)

( 鄂ICP备10204438号-8 )

Powered by Qunchong.com

返回顶部